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 - 公司新闻 - 深圳网站建设,深圳网站设计,深圳网页设计公司-筑梦科技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     2016-02-23 09:11:35
  每当人们说“你一看就不是本地人”、“我们那儿的人不会这么干”的时候,他们在以地域划分不同的人。如今大家都跑到了网上,地域变成了“社区”,也在形成一定的特征。好奇心日报想探索的是互联网不同社区的鲜明地域特征是什么样的。从内部看,这里有突出的性格和流行语言,从外部看,则可能出现常说的鄙视链。这系列文章属于“好奇心人类学”的一部分,将定期推出。

我们来到了 B 站( bilibili 弹幕视频网的缩写)。

一度,这里的确是个未知的世界,和大众文化保持距离,偏居一隅。

这里是特别的。也只有少数人会对它产生兴趣。这个世界起初没有迎来“吉普赛人”,没人前来兜售一个由陈规旧律和世事变迁构成的外部世界。

但现在,当我们拿起人类学的放大镜和迟到的敏锐进入这个旧日“孤岛”时,它已经变得易于进入了。它就像《百年孤独》里通上火车的小镇马孔多,没人记得,第一列火车是什么时候开通的,但人们多多少少清楚,一些有决策权力的人主导了铁路的修建。

B 站的活跃用户在 2014 年 7 月超过了 3000 万,这个数字接近“人人网”赴美上市前的活跃用户数。超过四分之三的 B 站用户在 24 岁以下。不过,年龄区间的高度集中仍然不能保证这里的纯粹性。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外来人口飞快地学会了当地的语言,其中的一些常住下来,另一些则把它们带往岛外,尽管他们还没有习得最纯正的口音,对语言背后的隐喻更是一知半解,但这并不妨碍将其塑造成生意场上动听的新行话。

穿行在二手消费市场上时,观察者很容易受到欢迎,但我们打算走得更深一点。

在多数人并不了解的 ACG (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文化浸染下,B 站的深度用户被发现带着一些成其所是的幽默“怪癖”。他们有的拒接了电话采访,却细心地回复邮件;大多谢绝了使用真名,却保证据实作答;对话刚一开场就开始发送网络表情;其中的几个会更加偏爱 QQ 对话,“因为微信是父辈用的”。

光是接受采访,他们可能都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,不少人原本并没有告诉过身边人自己在使用 B 站,即使用的是网名,也仍有担忧。这完全可以理解。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愿意成为导游,对从火车上涌下的新奇乘客甚至心存抱怨。其中的一些还信誓旦旦地说,他们可能会在不久之后就抽身离开。

这听起来也像是在说,好家伙,你们赶上了这趟车。

一群少年聚集到了 B 站,据说他们是二次元来的

兔丸谢绝使用真名,却还是向我们说了些“黑历史”。

《叛逆的鲁路修 R2 》第二季女主角夏利死的那会儿,正在读大学的兔丸在人人网上写了篇影评。影评的原委是自己很受感动。但悉心制造的气氛很快被现实世界里的朋友打破了,他留言说兔丸“真是一个纯真的小姑娘”。

在这群少年身上,这类平常言语的伤害点数时常出乎意料。兔丸没有注销人人网,去有意将它降格为真实世界社交的工具,反正她在这里的大多数朋友不看动画不知剧情,只是对另一个世界急切地指指点点。

但临走前,兔丸还是搜索了一众动画《黑塔利亚》同好,把他们从人人网上抽离加进了一个 QQ 小组。这里足够隐秘,再不会有人在谈论动画时,摆出一副大人模样,把明星八卦、军事枪炮、文史哲这类“奇怪”的东西混进来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身边“大人”的数量从高中开始就日益增多,他们纷纷从《美少女战士》、《七龙珠》、《魔法少女樱》走出来,但兔丸发现自己还是“沉迷”在动画里。成为这样一个“异类”,有 Facebook、豆瓣、人人网、新浪微博、百度贴吧和 QQ 可以藏身,兔丸一度以为,大概不该要求更多。

和兔丸差不多的是 DQ,她曾就职于外企、广告公司,从高中就开始参加动漫社,最后在奥飞动漫旗下的“有妖气”落脚。

假如套一个颇有仪式感的说法,兔丸和 DQ 都在等着一个世界的出现,那里专门为 ACG 文化打造,不会被非议或者遭遇尴尬,可以友善交流,找到同好,不要太封闭,但也别乱。

没过多久,B 站出现了。

那是 2010 年,刚刚由 Mikufans 更名为 bilibili 弹幕视频网的 B 站组织当时知名的 UP 主(“视频发布者”的简称)制作了一个春节拜年视频,这个被称为二次元“春晚”的活动让它有了点知名度,而更多的 ACG 爱好者也因为俗称“新番”的动画、漫画连载聚拢,并从另一个 ACG 弹幕网站 A 站上迁徙而来。

UP 主们像熟知路线的“老司机”,除了从 YouTube、日本弹幕视频网站 Niconico 上“搬运”资源,他们也在重新创造了新的 ACG 文化。

在“知乎”上被称为入门二次元必看的 UP 主“虐猫狂人薛定谔”就是如此,他习惯于右键保存微博图片,并将它们编辑制作成系列“微博上各种不科学的图”。“B 站和微博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有很强烈的圈子氛围,更像是一个同好交流的平台。”他说道。对 B 站的认同转化成了排他,“虐猫狂人薛定谔”再没有把这些视频发布到其他平台了。当兔丸、DQ 、“虐猫狂人薛定谔”们聚集到 B 站,数量大到形成了一个群体时,这里终于也作为 ACG 地标被人们频繁地提起。

 

为了和大多数三次元人区别开来,这群人被叫做了二次元——

二次元的壁很厚,在 B 站它主要由弹幕文化、会员制度和鄙视链构成的

弹幕最早起源于日本弹幕视频网站 Niconico,A 站把它带到了国内。

“看视频少了弹幕会觉得稍有乏味,像是蒸出一条鱼,少放了豉油。”“虐猫狂人薛定谔”说。

但即便弹幕已经流行到跑上了电影银幕,b 站用户还是能一眼戳破这些生疏的模仿者。兔丸拿《火影忍者》来举例,剧中人物被敌人打飞时,B 站上到处是 hhhh,2333 的大笑符号,但土豆网观众的反应是“呵呵”“我靠”。

“你会发现土豆上很多人在用弹幕表达他不习惯使用弹幕。”兔丸说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这话很有道理,弹幕的精妙之处并不容易通晓。《古剑奇谭》中有一幕是男女主角百里屠苏和风晴雪在桃花谷看星星,画面特效差强人意,但 b 站上的兔丸们对此并不介意,他们默契地打出了一大波弹幕星星,“我来补星星”。

在 B 站,过去你还可以看到刷满屏的长句「無限大な夢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」。这句话来自《数码宝贝》主题曲《振翅高飞》,意思是“在无限延伸的梦想后面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”。

“为什么要刷这个?” KawasakiMinami 在知乎上回答说,“无他,只因为那种独一无二的感动。在你陷入人生最低谷时,不要像Van♂ 樣一样选择放弃,想想太一、阿和、阿岳他们。想想亚古兽、加布兽、甲虫兽他们。”这些都是《数码宝贝》里的角色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这里的人们还会对弹幕进行自我审查。审查多数时候是围绕着这个社群的价值进行的。UP 主 FPS罗兹就扮演者这样的角色,他严厉对待自己视频中的恶意弹幕。他说:“一般来说,吵架的弹幕都非常长,占视频,带脏字,我全部都会删掉。因为这个弹幕破坏观看环境,大家看到心情都会不好。更严重的话会拉黑账号。即使是比较有争议的东西,我也会删。”

B 站的观众主要分为游客、注册会员、正式会员三种。能够解锁所有视频的只有正式会员,而如果没有邀请码,任何人都只能老实地在一小时内答满 100 道题并获得 60 分以上,才能取得正式会员资格。其中的特殊权利还包括不受限制的发弹幕,以及解锁那一部分不对游客开放的视频。

这些类似防御的措施是必要的。“比如游客看到哲♂学视频,就会觉得这个网站是同性色情网站,而导致不必要的举报。”UP 主皓月说。哲♂学视频一般的解释是指由演员比利·海灵顿主演的摔跤视频,其中的画面也确实容易让人想偏。所以,一些 UP 主会觉得这属于二次元的审美和“小圈子梗”,大多数人不能理解,自然也就只对“及格的”正式会员开放了。

即便游客鱼贯而入,“小圈子”文化最终仍然通过会员制度和显而易见的弹幕风俗在 B 站内部存留下来,B 站内部出现了一种类似“阶级分化”的东西。

2011 年进入 B 站的用户 Mz 承认自己是个“原教主义者”,他用“萌二”这个词来指代那些曲解了宅文化的人——简单来说就是“粗暴的入门者”。

这个词如今在 B 站内部被人们所熟知,这一方面说明,鄙视链仍然在宣告着这里曾经的正统性。但另一方面,让 Mz 懊恼的是,这同样说明,这些低级的“萌二”正在掌握 B 站的话语权。

B 站不是一个孤岛,大众文化改变着它

去年 11 月,知乎网友“蟹公船”发问说“B 站的翻唱区发生了什么?”在他看来,不同于原来包含着日本唱见作品的丰富作品,现在占据在翻唱区排行榜前几名的总是那几个“大陆货”。

这个微妙的变化不是偶然,“蟹公船”也不是唯一发现问题的人。兔丸开始部分屏蔽弹幕,因为觉得乱。知乎网友“塞西莱恩”在一个有关 B 站的问题下面痛批了网站的现状,并将问题总结为不差钱,不上心。而 Mz 说:“B 站已经逐渐没有两年前那么纯净了——因为一些非宅文化或者对宅文化曲解的入驻。”

来自 B 站员工小狼的内部观察可能更理性一些。他说:“从建站 (2009 年)到 2013 年左右的用户占比现在目测 30%。b 站的人群发生了分化。老用户大多是日系 ACG 文化的粉丝,而新用户是中国特色 ACG 文化的粉丝。”

2013 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。这一年,B 站进行了改版,降低新番的比重:将原本在右侧的新番连载列表去掉,撤掉全站的推荐和排行榜,改为分区的独立热门排行榜,同时增加了分区,例如增加了影视剧分类,并上线了移动版。

罗兹回忆说,在 2013 年之前,B 站的个人空间是可以装饰的,但现在每个人的空间都是一样的,这种技术上带来的一致强化了网络世界的平等概念,模糊了每个用户现实生活中的差异,最大限度地吸引了年轻人、特别是新手的加入。

在“鬼畜区”,你已经很少能看见像“最终鬼畜蓝蓝路”这样的复制经典了,大多数的鬼畜只是调音,并不在意画面的重复和拼接。火爆的雷军、成龙鬼畜视频就像大众媒体策划出的热点新闻。UP 主们更了解大众想看什么了,皓月说,他在未来有更宏大的商业计划,想要创造更前卫的网络神剧。

 

而那些活跃于虚拟空间,困守于府第的宅文化也不常见了。罗兹在去年 8 月的 b 站线下活动“ BML 演唱会”上见到了不少 UP 主和粉丝,“面基了,玩得异常地 high。”

二次元也成了明星拉拢粉丝的新手段。在 Cosplay 圈内小有名气的汪东城半真心半作秀的常常抒发自己的二次元情怀,招来了一阵拥粉。李宇春直接献唱了一首所谓的二次元神曲《普通 Disco》,而时尚分区和隶属于娱乐分区的 “Korea 相关”也悄然在网页上线。

在几年前被上海东方娱乐传媒集团 SMG 收购的风波过后,B 站最新的身份是 SMG 的合作伙伴,双方在近期也宣布合作成立电影公司。

B 站竟然这么主流了。

于是,在去年年底完成第 4 轮投资后,“大人们”继续指点江山。

变化的背后,是人群的分流

面对变化,B 站的原住民们褒贬不一。

兔丸一派是大致欢迎的。“一个圈子沉寂久了就容易’腐化‘,太久没有新鲜血液的话会让人觉得无趣的。”她唯一担心的是,二、三次元的对话不能建立在双方遵照的基础上,三次元带有优越感,妄图去对一个他不理解的世界指指点点。这等于让她回到几年前的人人网,几乎是要命的。

Mz 一派是抵触的,所以他才会把气撒在漫展上做营销的 TF boys 身上,“他们有他们的圈子,为什么要到我们的圈子来?”

无论如何,“泛二次元”出现了。

米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正在加拿大读大四的她从舍友那边获得验证码注册,她对日本文化感兴趣却不知道 niconico,虽然也爱好 ACG 相关,还投过 500 块硬币“承包”过一部动漫《野良神》,但更多的还是在 B 站上看日剧,比如最近的一部就是《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》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“在看到主任出来的时候也想发“承包主任”这样的弹幕。”她说。米米身边喜欢二次元文化的朋友只有寥寥几个,她觉得对“宅”的描述是“我可以一周在家看剧不出门”。

能和 B 站相遇,米米体会到一种不常有的幸运:“在二次元里看三次元的话,感觉他们会少一点乐趣。因为二次元有很多东西都很棒,他们都错过了,为他们感到可惜。”但三次元的东西依旧是吸引人的, YouTube 是米米常上的另一个视频网站,而韩国组合 BigBang 的视频“在那里更清楚!”

另一方面,那群原本坚定的少年们也长大了。

一面是感激。皓月说,二次元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,就像漫画剧情一样,天马行空。像是换了个灵魂。这也让他从煤矿技术人员(自称挖煤的)的无聊生活中抽离出来。

一面是理性的告别。DQ 说工作后了的自己能够切换二次元和三次元模式。比如在“萌”还没出现在三次元的时候,她还是会用“可爱”的。兔丸说自己现在的时间只够看一部泡面剧了,其他除了工作,也要去旅行和社交。“原来二次元就是我的全部,现在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。”她说道。

还有一面是自豪。罗兹的表妹在注册 B 站后成为他的粉丝,时常会来催促更新。原本无法获得家人认同的 Mz 在军事迷老爸看到了 B 站科技区的系列视频军武次位面后获得了认同。“他觉得年轻人很厉害。”

而更多的人说,现今网红 papi 酱的那些变声、吐槽和用梗自己早就习惯了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这群原本那些躲闪回避,多少有些害怕表露自己二次元爱好的人露出从未有过的自豪。

如果你打算寻找“御宅族”文化,可能要失望了

不过,作为一种新生事物,二次元在中国并没有像在 ACG 文化母体日本那样,沉淀出一种“御宅族”文化。

”御宅族“一词起源于日本。在 1983年6月至1983年12月在《漫画ブリッコ》连载的《御宅的研究》(「「おたく」の研究」)中,社会评论家中森明夫正式开始使用这个词。本来指那些热爱漫画、动漫、SF、特摄、电脑游戏、模型、某种特殊兴趣的人。这种御宅文化和日本早就融为了一体,而御宅生态也于 2000 年代的日本思想界起着支配作用。

“二次元和三次元这个对立至少在日本是一个伪对立。”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系研究生杨骏骁说道。

在日本的电车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捧着本漫画书,或者拿着 PS Vita 玩,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“而中国的话,对于三次元始终都有着朴素的信任,所以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形成的。”所谓的朴素信任是指,二次元还是被认为是对三次元的抵抗。前者是积极地、放松的、希望从中寻找快乐的,而后者是消极地、有压力的、巴不得逃走的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小狼比较了 niconico 和 B 站,认为是时间的造成了这种差别。前者的人员构成是个橄榄形,而后者则是个倒金字塔形。“这个的原因我看来是我们 ACG 文化的积累时间太短了。我们 80 年代末 90 年代开始培养起’宅’的一代,姑且称之为电视的一代。这一代人曾经是 B 站发展起来的主力,但由于人数的确劣势和时间差,所以现在无法掌握 B 站‘大势’,而被庞大的新网络一代‘大势所趋’。”

初中生罗 AlexRowe 无论是起床、吃饭、还是晚上睡觉前,只要拥有了触手可及的智能手机和随处可见的无线网络,都会利用空档登录 B 站“放松一下”。对她来说,B站和二次元不算是一种自我认知,也不是什么宅文化,她更没有一个圈子的概念。在补习班上,罗 AlexRowe 和语文课代表关系要好,她们之间拥有共同语言,很可能是因为语文课代表是“古风小说圈”的深度用户。她们还都喜欢看美剧和一些类似《龙族》的网络小说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B 站不再像过去那样特殊。上周末,兔丸在电影院里看了《火影忍者》第 11 部剧场版动画《火影忍者:博人传》。“好看,好看,好看,火影迷要去影院看,说一万遍。”她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这条消息,再没了少年时的担心。

四个问题读懂 B 站

  1. B 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B 站全称 bilibili 弹幕视频网,成立于 2009 年 6 月 26 日,当时的名称是 Mikufans,一年后改名。截止到 2015 年 11 月,它已经获得了 4 轮投资。

B 站目前拥有动画、番剧、音乐、舞蹈、游戏、科技、娱乐、鬼畜、电影、电视剧、时尚 11 个分区和广场、直播两个栏目。除了正版新番,大部分的内容创作都来自视频作者,也叫 UP 主。自我定位为以 ACG (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为主题的娱乐站点。

网站吉祥物为萌娘设定的 22 娘和 33 娘。前者为阳光元气娘,后者为个性成膜寡言的机娘。2233 娘携带一个宠物“小电视机”,也就是在视频播放前会看到的魔性抖动图标,它的设定是宠物型智能显示器,能够连接电脑、Will、Xbox360、PS3 等等。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   在成为上海东方娱乐传媒集团 SMG 合作机构,并将对方 logo 打在首页底端后,去年 12 月,B 站母公司宣布和 SMG 旗下的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哔哩哔哩影业(天津)有限公司,准备做电影。

另外,相比于其他视频网站,B 站的“镇站之宝”是:没有广告。

  1. 有什么日常活动?

2010 年,刚刚更名的 B 站组织众多知名 UP 主制作了一个春节拜年视频,之后被固定位“拜年祭”每年都会出街,也被称为二次元的“春晚”。7 月会举办鬼畜区的大会“ bilibili 夏夜鬼畜大赏”。动画区设有 “MMD 大赛”,主要是将动漫角色做成模型。舞蹈区举办 “Dancing Festival”。去年 10 月举办首届萌节和动画较色人气大赏,前者由明星、UP 主、声优分别录制卖萌视频,后者才是从近 1 年的番剧动画角色中选出年度最佳。

 

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?

作为 ACG 内容扎堆的线上平台,B 站也会定期举办线下活动,这一般也被称为 2.5 次元。从 2013 年开始,每年会举办至少一场演唱会 BML。2015 年 7 月在上海大舞台演出的 Bilibili 在 45 小时内售完门票,最后在现场聚集了超过 8000 名观众,网络直播总量超过了 700 万独立 IP。

  1. 如何入门 B 站?

不同于其他网站的会员制,在 B 站,你如果没有邀请码,就需要完成晋级考试才能成为正式会员。在游客和正式会员之间的身份是注册会员,允许发送弹幕和收藏视频,但也会有所限制,解锁大部分限制的是正途是成为正式会员。

晋级考试限定时间 60 分钟,总共 100 题,同样是 60 分算及格。题目包含内容有弹幕礼仪篇,以及一些动画、漫画、游戏的基础知识。由于考题总在变化,网上已经有了不少考试机经。

  1. B 站里出过哪些“爆款”?

最终鬼畜蓝蓝路系列、元首系列、兄贵♂系列(部分只对会员开放)、金坷垃系列、梁逸峰系列、大力系列、蓝翔挖掘机系列、Duang 系列、空耳系列(我在东北玩泥巴)。

动画电影《大圣归来》上映时衍生出的“当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MV遇到戴荃老师原创歌曲《悟空》”。

如果想知道最近 b 站流行哪些动画番,可以合理使用 bilibili 2015 番剧年终盘点

B 站词典与文化

(首先声明,这些用词和文化习惯并不一定来源或只用于 B 站。)

前方高能

“前方高能反应,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!”算是 B 站视频弹幕中最常见的弹幕之一。典故最早出自《机动战士高达》系列之中,指宇宙舰队太空行进过程中,对前方空间进行能量侦测,及时发现敌方高能武器袭击的意思。

在相关视频中,一般指接下来会出现十分精彩、令人震惊、恐怖、不可思议等使人感到触动的镜头或者刷屏弹幕,并衍生出“前方高能,战斗力不足 5/XX CP饭/正在喝水的人迅速撤离”等针对不同人群的变种。同时,“前方”一词也被广泛用来提醒接下来的内容。最著名的要数“前方X控福利”这种提醒接下来会有一些养眼镜头的弹幕,当然随着这个词的滥用,大家纷纷成立了“不管有没有福利先把说有福利的打一顿”的组织。

鬼畜

鬼畜在 B 站上先属于娱乐区,后被单独划分除了一个区。最开始指通过大量重复播放某些视频片段或剪辑,搭配自选音乐所制成的,富有一定节奏感、魔性得让人有点无法接受但往往毫无意义的视频,代表是《最终鬼畜》系列。

后来在 B 站上慢慢演变,现在泛指成通过截取一些人物台词片段,经过软件的调整使之成为含义完全不同的作品的一种创作形式。比如通过剪辑《三国演义》中诸葛亮王朗对骂的台词,使之唱出《七里香》、《最炫民族风》或者演出一段情节完全不同的短剧。代表作是 Up 主女孩为何不穿短裙的 《Nobody》 和《樱桃小丸子系列》,或者那首著名的《Are you OK》,这种作品曾被 B 站单独分区为“人力 VOCALOID。”

空耳

故意将某种语言、某些单词听成另外一种语言、一种单词的行为,源自日文空耳(そらみみ)。空耳一般只和原文有发音上的相似,在意义上并无必然联系。

空耳的行为常见于一些拥有外文(尤其是日文)影视作品的片头曲或经典台词。对于空耳的行为观众的褒贬不一:有一些空耳不仅言辞优美,甚至能够贴合原文意境,或者带有一语双关的风趣幽默;然而有些空耳喜欢以粗鲁的字眼为噱头,为了空耳而空耳,故意性质明显。

上文鬼畜中第二种类型的作品中,空耳是重要的创作元素;代表是《帝国的毁灭》中的元首系列视频。

弹幕礼仪

尽管看上去弹幕是随便发的评论,但是也有受一定规矩约束,比如在有字幕视频中尽量不要使用底部弹幕这档字幕、不要无意义大量刷屏影响观看体验、字词遵循最基本的礼仪等等;有的时候,在一些作者自制的视频中讨论其他作者的作品也是一种失礼行为。

当然,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进驻,弹幕礼仪的意识也逐渐单薄了起来。

计数君

计数君是一种神奇的存在。他们为一切可以记数的东西存在:扇耳光发出的声响、游戏视频主陆夫人给自己立的 Flag ,或者星际老男孩解说《星际争霸》视频的时候所发出的毒奶(与未来相反的预言)。他们用不断更新的“记数事物X次数”弹幕形式,遮蔽了一片又一片视频。

计数君这种生物经常出现在鬼畜,这种重复片段极高的视频中。然而,有的时候由于片段重复太多、交替太快,那些扇耳光或者发出的奇怪声音出现频次太高,计数君会不堪重负最终放弃,被称为“计数君的阵亡”。

KY

不懂得场合说话,来自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 的简写。常在弹幕中用来指责那些乱说话的人,比如在感人场景中大放厥词的人。不过,在 B 站上如何算是 KY 是一个很微妙的界定:说某一个偶像长得像另一个人经常会被当成 KY,说一部剧女主长得丑可能会被当成 KY……

总之,当所有人的意见成为弹幕发送到视频上的时候,KY 不 KY 实在是一个严重而无法找到准确答案的问题。

双手打字以示清白

最初常见于一些卖肉卖腐视频作品中,在面对给观众的福利,这些有点情色含义的撒必死的时候,观众们会纷纷打出弹幕“双手打字以示清白”,以表示自己没有用手干一些猥琐的事情。各类版本包括“第三只手打字以示清白”或者“双脚打字以示清白”等。

渐渐地,也用于表现对于一些作品非常赞叹和喜爱的场合。与“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视频”系列,成为对作品的常用赞赏语。

存活确认

常见视频末尾,表示自己看完了整个视频。那些在看完了演职员表等到最后一点内容消失的观众,总是对自己最后的存活表示自豪。当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就是“XXX 到此一游”。往往会在发送“存活确认”的同时加上日期,或者简单地用日期来表示。

日期这个东西是一个很烦的东西——当一个人发出了日期的弹幕,不管在视频开头、中间还是末尾,都会引发一串大家起发日期的连锁反应;同样的情况适用于发地点。这种行为往往是为了寻求同时观看或者相同地区的人——一般开弹幕的人,总是不能很忍受孤独。

空降至“以上企业皆已破产”

最佳空降地点,尤其日剧和日本动画中,基本上就是感谢赞助商的那段。这个时候,会有无数弹幕假装组成各种各样的协会,和那些 P&G 或者亚马逊位列同一个屏幕,比如时辰保护协会之类的。然后最后,会有弹幕表示以上企业均已破产,来进行恶搞。所以,一般空降到“以上企业皆已破产”是个不错的选择空降,指的跳过视频的片头曲等行为,直接到达正片的行为。可以通过拉动进度条和点击弹幕列表中的弹幕进行。因此,你在番剧和电视剧视频片头可看到很多类似于“点我正片”、“点我空降”的弹幕;当然也有很多空降失败的人,你身子可以在视频中间甚至末尾发现他们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深圳网站设计公司—筑梦神州,已成为深圳网站建设公司最早成立的知名品牌之一。设计服务范围包括:网站建设、虚拟主机,企业邮箱,软件界面设计等。多年来,我们所服务的客户遍及全国各地,为1000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完善的网站建设服务。
返回顶部